灵魂在朝圣的路上 《冈仁波齐》武汉寻信仰之光

2017-06-17 19:14www.aitingyule.net
[导读]
6月16日,《冈仁波齐》路演第七站来到历史文化名城、“科教之都”武汉,导演张杨与受邀前来的天空之城影业CEO路伟,学术界的“神雕侠侣”魏天无、魏天真围绕“

《冈仁波齐》之一个导演的旅行特辑

时长:04:19建议WIFI下打开

灵魂在朝圣的路上 《冈仁波齐》武汉寻信仰之光

共9张

1905电影网讯   6月16日,《冈仁波齐》路演第七站来到历史文化名城、“科教之都”武汉,导演张杨与受邀前来的天空之城影业CEO路伟,学术界的“神雕侠侣”魏天无、魏天真围绕“放下焦虑,等等灵魂”这一话题进行漫谈。在沙龙现场,张杨导演首先分享了他在创作上的一些想法,和拍摄过程的幕后故事。而武汉作为通往西藏的318国道的中间段,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骑行经此去拉萨或者转山,在如今快节奏的时代,究竟该以怎样的心态生活,也引起了嘉宾们的讨论。

平静而节制的触动,源于对人心的关注

在观影结束之后,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魏天真表示,基于看过张杨以往的作品,她在看电影之前就有了一个很高的期待,但这部电影仍旧超出了她的期待值。她觉得现在有很多电影也好、文学作品也好,都是以打动人心,使读者和观众感动为目的的。但是为什么这部电影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特别的打动,并且值得把这一点说出来,“是因为它在那种平静、节制之中很自然的透露出了真挚的情感,它有一种深藏不露的力量”。

魏天真也和大家分享了她观后的感受,“看完这部电影最大的感受就是,它不煽情,它不渲染,但是你就是深深地被它吸引了,被它打动了”。同时,魏天真坦露她之所以喜欢张杨导演的作品,是因为张杨不仅仅尊重他所拍摄的对象,张杨最大的善意、最大的智慧在于他对观众始终报以最大的尊重。


“放下麻木,等等我们的激情”

在谈到文学改编成电影作品的问题时,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魏天无认为,由原著改编电影是比较普遍的事情,但是他不觉得改编之后的电影是对原著的依附,电影是完全独立的艺术作品,原著小说只是作为它最基础的素材。张杨的每部作品都有不同的变化,但在魏天无看来有两点一直没变,一是现实,“事实上大家也知道,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大多数电影,跟现实是没有任何关系的,不仅在题材跟现实没有关系,整个电影的精神指向跟现实也没有关系,更多的是虚幻、玄幻、穿越、古装等等,但大家看张导的电影是非常明确真实的”。第二是情怀,“我觉得艺术家拼到最后,这个作品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层次与境界,还是得看这个艺术家的情怀,并不是技术、方法、技巧。张杨说他想在艺术上走得更远,那就得是异常的平静、客观,完全抹去导演者个人的痕迹,回到艺术的原初”。


“我觉得在张杨的电影面前,在《冈仁波齐》这部电影面前,中国很多电影都是笑话,尤其是那些拼命推销、营销的一些东西。我们可能也受过蛊惑,意志力没那么坚强,也进影院去看,其实非常失望。”魏天无觉得我们生活在这个现实里,已经越来越变得麻木,很少有东西能够让我们感到震惊,或者能够让我们感动,麻木已经变成我们生活的常态。同时是他也认为,人生活到一定程度之后,必定会有更高的精神信仰方面的追求,我们应该“放下麻木,等等我们的激情”。魏天无相信在这一点上,《冈仁波齐》一定可以打动很多人,“因为这个作品是聚焦于人,这一点也是张杨跟其他导演区别最大的地方。张杨在关注人,关注人心,而我们观影的过程事实上更多的也在反思自己”。

在创作中,寻找真实与虚构之间的界限

再创作是进入编剧的角色,对张杨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因为他觉得每一个电影其实跟导演自身都是有关联的,对于不同的电影来说它的方法、题材、涉猎的东西可能完全不一样,拍的多了之后,都是自己脑袋里蹦出来的东西时,就能从中发现一些它们的共性。而对于张杨来说,真正意义上的小说改编作品是还未上映的《掌纹地·皮绳上的魂》这部作品。怎么去改编,改成什么样?需要导演来取舍很。

“但实际上对我来说,其实小说是一个素材,导演自己的世界观介入非常重要。你选择这个东西,首先有非常重要的契合,是缘分。怎么改编,其实带有很强的导演个人对电影的认识,以及对小说传达内容部分的认识,怎么去构成它,往往需要有导演有一些自己的想法”。

这里面还会涉及到到一个有关真实与虚构的关系,张杨说他在创作《冈仁波齐》和《掌纹地·皮绳上的魂》时,都是在寻找真实和虚构之间的界限。到底什么是真实,真正的记录是不是真实,用另外的方法营造出的真实算不算真实?张杨在寻找这样概念的东西,而《冈仁波齐》正是在实践着一种可能性。

一个用镜头进行书写的写作者,平凡中捕捉不平凡的细节

魏天真在谈及文学与影像问题时表示,尽管张杨导演始终在以镜头讲述故事,但是在她看来,张杨导演就像是一个“写作者”,他能用镜头呈现最平实而有力量的细节。“我记得在《飞越老人院》中有个细节,那些老人早上起来刷牙,其中一个老人只剩下一颗牙,甚至刷得更认真,好像只剩下这颗牙所以刷得特别经心。在《冈仁波齐》中,同样有这样用心的细节,朝圣者们带着路上出生的婴儿来到拉萨,喇嘛给所有人都献哈达,给小孩挂了黄色的哈达,电影里喇嘛跟小孩说话,小孩跟他应答”,只是这样一个镜头,魏天真表示,就已经完全抓住她的内心。“我觉得就跟作家写细节一样,作家能用最平常的东西打动人,用自己的胸怀、眼界以及敏感度,呈现出平庸现实中不平凡的东西,并展现出动人的力量”。

而这一切对生活的敏感,也是张杨从生活中一点一点积累得来的,在朝圣路上,所见所闻,加入到自己的创作中:看到路遇车祸的朝圣者,于是电影中有了车祸的情节;看到开着拖拉机朝圣的队伍,于是电影中的朝圣者们也开着拖拉机上路;而电影中,遭遇车祸之后,朝圣们将车拉一段距离,而后再回到起点,重新磕头的情节,也是源自张杨在路上的真实见闻……

张杨说,其实一路拍摄,也是在一路学习,在一点一点感受生活,“你要学习他们很多很具像的东西,一点点去学习。当然这一路,等拍完的时候,你了解的东西就更多了,等你真正慢慢深入和了解他们的生活,拍摄的时候才能更自信”。

得道多助,文艺电影会迎来自己的春天

下一篇:没有了 ,上一篇:五年上海电影节:电影的种子正长成枝繁叶茂大树
影视聚焦
星图热播